封面照片攝於 Flores, Ende, Indonesia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干淨水源問題在很多地方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

這也是我踏上了印尼弗洛勒斯島(Flores,Ende)的契機。

弗洛勒斯是葡萄牙語,『花』的意思。

和其他發展不均勻的地方一樣,

這裏也有一些似乎被遺忘了的村落,

面對干淨水源的問題,束手無策。

 

Canon F1 / FD 24mm S.S.C / Kodak Potra 400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我住在著名的Kelimutu 三色的火口湖附近,

一個叫 Moni 的地方,

這裏算是在高地,氣溫接近 23℃。

然而,山下大部分地區卻十分炎熱。

當地居民習慣用一大塊布(印尼語稱之為 Sarung)把自己包起來。

這裏的公共交通工具其實就好像一個小貨車,

人太多時,還可以坐到車頂上去。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這些小孩,村民坐在自家的墳墓上玩耍,閑聊。

這是個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因為在郊外或村莊裏,

幾乎每一戶人家門前,一定有至少一座墳墓。

墳墓形狀就是一個長方形,用水泥建立起來,

然後上面鋪蓋這瓷磚,就好像屋子的一部分。

我用蹩腳的印尼語和當地人交談了一下,

理解到,把逝去的家人埋在門口,

主要是以前的公共墳場沒那麽方便,

久而久之,在大家的意識裏,

就把往生的家人埋在家門口了。

據說這習俗在印尼東部比較普遍。

不像我們華人,

他們對於這些事情百無禁忌。

村民甚至親切的招呼我坐在墳墓上聊天,

他們說,這也是他們和往生的親人保持著一種聯係的方法。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莫妮卡(不是真名)是個樂天派。

她來自印尼某個城市,萬隆(Bandung)。

她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

她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

十分感謝你們團體的到來,幫我們解決水源的問題。

接下來,指向眾人正在搶修的蓄水池,再問,

那裏出了什麼問題嗎?今晚還要做飯呢。。。

我哭笑不得,用我有限的印尼語和她聊聊。

我問她說,

村子離蓄水池十分遠,你來幹什麽呀?

她笑著回答說,

我來給大夥搬石頭,還有為大夥準備食物呀!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望著她,

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話起來。

她說,來到這小村莊,完全是上帝的旨意。

即使這裏比她來自的城市差太多,

她也樂於接受,

因為,以後的事情誰也不知道,

她認為,上帝在她身上有更大的計劃。

她的故事極其簡單,

但由她一言一字透露出來,

卻閃爍著樂天和自信。

我希望她的樂觀和自信永遠持續下去。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位於中間的漂亮少女剛完成詩班的練習。

她們剛在一間簡陋的教堂裏練習詩歌。

她叫住了我,希望我幫她拍張照。

這次的行程我忘了帶寶麗來相機,

否則可以把照片送給她。

我問她,

今天不是星期天呀,怎麼會在教堂呢?

她開心的回答說,原來在這一天,

她們在慶祝耶穌昇天日(Ascension Day of Jesus Christ)

我希望她有一天能到村莊外去看一看,尋找她自己的一片天。

但這對純樸的她是不是件好事?

其實我也不知道。

弗洛勒斯有一半的人口是天主教徒,

另一半是回教徒。其餘的少部分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F1 / FD 24mm S.S.C / Kodak Potra 400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這裏的小孩都不怕陌生人。

看到帶著長槍短炮相機的我,

總會自動列齒微笑,然後雙指擺出 Peace 要我拍照。

物質上雖不富裕,

簡單自製的玩具,也會讓他們玩上老半天。

不得不提,

這裏的村民十分好客。

雖說,我是義工團體一份子,

但許多工作他們還是會搶著做。

某個當地人說,我們是客人,應當招呼。

在休息的時候,

他們會拿出自家釀的酒,

也用烤得熱乎乎的香蕉和玉米來招待我們。

還有一種我叫不出名字的青菜,

嚼起來帶點辛辣,因為摻和了小辣椒。

 


 

和村民相處的這幾天,

我看見了,村民是如何守望,是如何分工合作,

也如何的知命樂天。

惡劣的環境的確存在,

但藉著對信仰和信念的堅持,

相信他們還是能克服。

這對現今脆弱的城市年輕一輩來說,

是不是有著很大的反差?

 


 

此義工活動由 NGO 團體 World Vision 發起,

捷成東南亞(Jebsen & Jessen SEA)贊助。

主要是為一些偏遠的村莊建立起干淨水源管道,

也包括學童教育。

World Vision 不只是提供技術,

還聘請一些的當地人做支援團隊,

也訓練當地人在干淨水源上達到自給自足。

通常類似這樣的計劃的時間表長達 25年。

Canon EOS 3 / EF 70-200mm f2.8L USM IS / Kodak Ektar

NGO 團體 World Vision 贊助的學童教育

Canon F1 / FD 24mm S.S.C / Kodak Potra 400

來自捷成義工團隊們和當地居民一起分工合作

 


 

Flores 位於 印尼East Nusa Tenggara 島上。

機場地方名為 Ende。

這裏除了接近著名的哥莫多島(Komodo 蜥蜴為名),

也有一個 Kelimutu 國家公園。

Kelimutu 著名的地方是三個不同顏色的火口湖,

據說還會變色,雖然我看來看去就是三種顏色。

要來這地方也不太容易,

由巴厘島起飛,中途還會停靠在 Labuan Bajo,

目前來說,是挺折騰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