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照片攝於某家孤兒院,暹粒,柬埔寨。
Canon F1 / FD f1.4 28mm / Kodak Ektar

 

我其實忘了他叫什麼名字,

只記得他和孤兒院裏髒兮兮的小朋友不一樣,

他穿著整潔的衣服。

對我微笑時,會露出潔白的牙齒。

他說,他很喜歡英語。

不得不說,他的英語是眾多小朋友裏最好的一個,

他一直把繼父(Stepfather),說成岳父(Father in law)。

我笑嘻嘻的糾正他,

他明白後,靦腆的笑了。

 

他有個哥哥,也住在同一間孤兒院。

和孤兒院大部分小朋友一樣,

他其實不算孤兒,

他有個親媽媽和一個後父,

因為養不起他,才把他送來孤兒院。

孤兒院裏,只要有外人願意支付他們個人上學的費用,

他們就有書可以念。

對他們來說,反而是好事了。

 

這裡是,柬埔寨,位於暹粒的某家孤兒院。

這是我第二次造訪。

Gallery not found.

 

我發現少了幾個小朋友。

打聽一下,原來不久前逃跑了。

有幾個逃去了泰國。

負責人說,逃去了泰國後,

他也沒辦法了。

誰知道他們會在那裡幹些什麼事?

會遇到怎麼樣的人?

負責人擺擺手,苦笑說什麼也做不了。

也對,負責人其實也無能為力。

那些小孩,选择了自己的命运。

希望,不会是太坏的选择。

 

這些小朋友的笑容如果搬到別的地方,

其實就和一般小朋友無異。

只是,生在在這樣的環境,

他們得比別的孩子更懂得生存之道。

在這裡,一個三歲的小孩,

可以若無其事把蝦連殻一起吞下去;

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用小刀把芒果削了再用刀送到嘴邊,

你就知道,

這些小孩是天生的生存者。

 

他們的命運,其實像毫無選擇的小草。

不起眼,容易被遺忘;

但經得起踐踏,往往就是最頑強的一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