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記憶可以移植

我們就這樣面對面坐著,約有一小時。

你百般無聊攪動咖啡匙,裡面的咖啡,想當然了,也冷卻了。

我們誰都想打破沉默,但沒人想去主動這樣做。

終於,我按耐不住:我說了,我擁有所有的回憶,和你的回憶,都是美好的。

你情緒上沒有太多的波動,冷冷的拋下:不。

為什麼呢?難道這些回憶是假的?

你喝了口那冷卻的咖啡,再度面無表情:當然不是,是真實的。但那只是回憶。

難道,這樣不就夠了?

你攤牌了:當然不是,你有的是那美好的回憶,我有的,是後半段糟糕的回憶。

你繼續說:我說了好多次,在你意外之前,我們已經分開。你之前的回憶雖然被移植回去,但可怕的回憶,卻由我獨自來承受。

我有點絕望:醫生說了,部份的回憶已經損壞,移植的就只有這美好的回憶,這樣不是。。。

你堅決打斷我:你還記得我們為了什麼分開麼?

一片茫然。記憶被移植后,我只記得我和她的事,或未分開前的事。

你嘆了口氣:好好的展開新生活吧。我走了。

莫名的憤怒突然油然而生,我大聲咆哮,把桌上的花朵和冷卻的咖啡,都通通的掃下。

下一分鐘,我看到餐廳經理帶著幾個大漢匆匆走來。

你出奇的冷靜,向經理揮了揮手,示意他們暫時別動。

不等我再度開口大罵,你已經搶先一步:你知道現在的問題麼?移植的是你的記憶,你的性格依然是你。你現在明白我們為什麼會分開了吧?

你走向餐廳入口處: 每個人都會前進,包括我。逝去的已經逝去,是時候放下。你比很多永久失憶的人幸運的多,起碼能恢復部份的記憶。不如趁這機會,從新開始?我走了。

我頹喪的任由大漢們把我架出去。

美好的記憶挽留不了她。而我,只能靠著目前僅有的記憶繼續我的人生。

人事已非,我得從新開始?

那又何必移植我舊有的記憶?

或許,任由命運和時間來洗刷我的記憶,可能會是更好的選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